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步步】六州歌头(梗概)

北宋末年


朝廷重文轻武,懦弱不堪,叶太师把持朝政,外戚做大,大将军独木难支,渐有败势


时下武林也是纷争不断,乱世英雄场,英杰豪侠多不胜数


境内南北武林分江对立


西有天山雪域,东有天涯海国等地


年初,朝廷决定送公主入西夏和亲


以求联姻,共同对抗辽国


同时,武林上也有一件大事飞速的晓谕南北


天山雪域的吴奇隆与南武林第一人郑嘉颖约战长江


鉴于某些不为外人道的原因,吴四提前半年就出发了


途中遇到了宋庭往西夏和亲的队伍


荒郊野外,他一身外族装扮,当下就被人围了起来


队伍的中间有一人拍马而出,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端坐在马背上问他,你是何人?


吴四回答说自己是从天山来,要去长江与人有约


马背上的人楞了楞,旁边侍卫怒目道,从天山到长江与此处压根就不是一个方向,将军万不能信他!


吴四反倒是傻了下,反问道,不是这个方向吗?


马背上的将军见他的模样不似说谎,迟疑道,你不认路吗?


吴四沉默了一下


将军姓袁,是这次送亲的领队,也是两国和谈使者。当下他说放人,也没人可以反对


只是叶太师的人不满,质疑他放走可疑之人。


袁将军冷笑,也不搭理他,反而给吴四指了路。


后面有公主的侍卫来问出了何事,为何还不启程,两人这才冷哼一声各自离去。


吴四依着袁将军给他指的方向,一路前行,月余后抵达了极北的地方


南北武林交接的长江不说,他这是都快要走出北武林的地界了


北方人热情好客,对外域人也没有什么敌意,吴四在当地整顿了几日,体验了一把北地的风情


与当地人聊了一些,他不爱讲话,却也不是什么高冷的性格


在镇上,他还遇到了一个粗衣的和尚,说起两人都是要离开,便相约结伴而行


那和尚多半也是看出他的窘促,却善意的没有点明,只一路与同行


袁将军送亲至西夏,回朝述职之后,请命镇守边关,半路时遭遇埋伏,亲卫死了大半


他心知这是谁做的好事,却也无可奈何。叶太师怕他到了边关做大,皇帝倚重,自己的势力被打压


这才要下狠手,他要是折在这里,父亲定然是更难以与叶太师抗衡


危机之际,有两人出手相救。袁将军一看,竟然是当日他好心放走的那个外域人,他身边还多了一个和尚


袁将军感叹,居然又是你


吴四不知道他是谁,可是和尚是知道的,当下对袁将军行了一礼


袁将军还礼,对二人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日后若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


说罢又给了两人各自一样信物


袁将军马不停蹄的往边关去,和尚送吴四到长江畔,路上吴四问起袁将军的事,和尚只是叹气道,忠良难善。


此时与约战之日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吴四就在当地住下,休整一番等待郑八的到来


和尚将吴四送到地方,就继续他的红尘历练。然后他就遇到了一个自称是被婶母迫害无奈逃家飘萍无依的十姑娘


十姑娘当时正被一群官兵追查,和尚默不作声的帮她躲过了追查


十姑娘眼泪汪汪的诉说了自己的命苦


和尚说,阿米托福,罪过罪过


和尚说,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十姑娘说我姓叶,你叫我叶十就行,至于我叫什么你就别多问了,你一个和尚知道姑娘闺名干什么你要娶我啊


和尚再也不问了。


和尚好心的问,你要去哪


十姑娘说她要去边关,找一个朋友。


十姑娘眼睛转了一圈,可怜的对和尚道,大师你慈悲为怀帮人帮到底。能不能再多送我一段路,我怕那些人再来抓我


和尚大爱无疆,就送她去了


从汴梁到边关路途迢迢,两人聊着聊着就说起了边关的袁将军,又说起袁将军送去西夏和亲的公主


和尚叹气道,风云将起,可怜百姓


十姑娘也叹气道,可怜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


和尚说,啊?


十姑娘特别来劲,说你一个出家人不知道难免,公主本来是袁将军内定的媳妇,自己送自己未婚妻去结婚,新郎不是自己,多难受


十姑娘道,他也是倒霉的很,未婚妻没了,结果跑到边关还要被……


他突然就没了声音,和尚奇怪的看他,却只看到他低着头,脸上沉沉的


和尚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十姑娘勉强笑了笑,内宅八卦你打听那么多干什么


和尚看出他心情不好,不再说话了。


南武林第一人的郑八慢悠悠的吃了个早饭,算了算时间,收拾了随身的配剑和约战时候穿的衣服,慢悠悠的想,我过两天再去也来得及


与此同时,远在白山黑水间的林家小十四连夜收拾了包袱,牵着驴翘家了。


个把月前来的那个天山人看起来太霸道太帅气,江湖人都是那样的吧?是的吧!?


他想闯荡武林很久了


林十四热血难耐,悄悄的跑了


一路从东北晃悠到中原的林十四一路走一路踢馆


等到了南北武林交界的地方,他已经是闯出个小有名堂了。


本来认得他的人不多,但是他一手正宗的林家刀法,腰后还别着一把标志性的金刀,十分扎眼


老人都夸,金刀林家后继有人


你父亲你爷爷都好吗?


林十四心虚的说好好好都好,活蹦乱跳的,然后赶紧溜了


林十四掂量着下一个去挑谁,于是他就去找了个茶馆听书


说书的说,现在风头最强的不外乎是南武林第一人和天山雪域高手的对决,只是结果没人知道


决战之后,二人齐齐失踪


下落不明


林十四问,这两个人很强吗?


众人一脸匪夷所思,这两人当然是强,可以说是当今最强,郑八还是上一届的武林至尊呢


林十四丢了瓜子片,拍了拍手,起身去找人


林十四想,说书的说的那个天山人有点耳熟,还不会是我知道的那个吧


千里之外的地方,袁家亲卫看着手里的将军信物,又看了看缩在板车上,一身褴褛的男人,面面相觑


一人道,是将军认得的人?


上前查看男人伤势的道,这人伤的好重,怎么办?


带头的道,给将军送个信


袁将军接到信,疑惑的皱眉,私下去看了看


袁将军道,居然又是你


可是吴四却已经是不认得他了


眼神死死的,看起来奇怪的很


大夫说他是被人内力击中,加上撞到了脑袋,伤势沉重


袁将军摸了摸他的后脑,果然好大一块口子


袁将军就把吴四安排住在了自己的城里的宅子,他一直住在军营,这里倒是从来没有住过


吴四养了个把月,伤势见好,也能记起一些事情了


能自理之后就跟着袁将军,也不多说话,只抱着自己的弯刀靠在营帐的外面


袁将军身边武林人士相投的不少,他也不是那么打眼


要说不一样的,大概就是比别的武林人士帅一些吧


袁将军的亲卫道,在好看也没有我们少将军好看


吴四身在边关,林十四注定是找不到他了,只是在找郑八的时候得知了一件事,大将军被人诬陷通敌叛国,全家都被打进了天牢,等待问斩


一群江湖人气的要劫法场,林十四必然掺和了进去,找人的事也就暂时放下了


眼看快要到边关的十姑娘和和尚也听到了这事,当下就决定往回走


主要是十姑娘决定


看着他的表情,和尚连句原因都没有问,转头就去找马厮


回去的路上,十姑娘想了很久,临到汴梁的前一天,十姑娘觉得自己挺喜欢和尚的,就是不知道和尚喜不喜欢十姑娘


要是他喜欢十姑娘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接着问他能不能喜欢十公子了


可是想想,就算问了能怎么样呢


可是走了一路,至少能有一件事他能和和尚说个实话


总不能和尚连他一样真事都不知道


于是十姑娘就说了十公子的事


和尚笑着说你真以为我傻啊


我早就看出来了


十公子想,哦


和尚看着他不说话,十公子试探道,那你喜欢我不?


和尚笑笑,没有说话


到了汴梁,大街小巷都在传大将军下狱的事情,可谓是群情激奋,却也无可奈何


带头打大将军下狱的,就是叶太师


十公子站在高大的城门下,脸上惨白


和尚道,奸宄横行


三日之后,传来消息,辽人扣关,大军南下


朝中大将军势力被打压殆尽,叶太师把持朝政坚持议和


袁相机死守城池,迟迟等不到援军


心道怕是文书被截


于是托了几位江湖人送信去汴梁,送到将军府


彼时袁将军还不知自己一家已经被打下天牢


吴四不想走,袁将军心中有预感此次怕是难以善终,只托他去看一看自己的家人,骗他说怕是自己的家人有难,他心中不安,只有他可信了


原本也只是托词,谁却想一语成谶


叶太师派出的议和的队伍已在路上,也暂时稳住了辽军,另一面要求立即问斩大将军一家


江湖义士齐聚汴梁,准备劫法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斩首的人里没有大将军


早在一日前,大将军便已经死在了天牢


连带着老妻幼子


那天晚上十公子去天牢看了大将军


以叶太师之子的名义


大将军说,叶师把持朝政,清流死绝,国要亡了。叶小公子,我知道你是个好的,你和我儿子一起长大,我也算是看了你这么多年。你曾和他定了个约定,你可还记得。


十公子说记得,他要征战沙场马革裹尸,我要一人之下肃清朝堂


大将军说难得你还记得,我现在有一件事要你做,你敢不敢?


大将军说,明日肯定会有人来劫法场,你今天杀了我们,拿着这个去换皇帝的信任,至少给朝廷换些残喘的时日


十公子应了,给了大将军一瓶毒药


后来十公子真的当了大官,成了皇帝面前的红人,有名的佞臣


上任前一日,十公子去相国寺找和尚


和尚在山脚下的桃花树下等他,花开的正好,十公子姗姗而来


十公子说,我来见见你,我现在这里也没有别的朋友了,你以后,估计也不想再认我了


和尚说,不会,你以后可以来找我


和尚双手合十对他道,小僧要回去寺里了


和尚想了想,补了一句,施主


大将军家死绝没几天,议和的队伍还没有到边关,边关的城就破了


袁将军战死沙场


辽人钦佩勇士,耶律将军亲自将他的尸首入殓,送回了大宋


送丧的那日下了好大的雪,纷纷扬扬,覆满了棺盖,转眼又被吹散


生平头一次没有迷路的吴四远远的看着,送了他一路,又看着袁将军的尸骨被打翻,被骂叛国贼,扬言要挫骨扬灰


吴四杀了那些人,火化了袁将军,带着他的骨灰远走


林十四的法场没有劫成,听闻大将军一家身死,一伙人杀了监斩官,被上了通缉榜


出了一口恶气,继续去找他的南武林第一人了


后来在一个小山村里找到了郑八


郑八与吴四决斗两败俱伤,武功养了半年也只回来五成


被山村里的一个农家姑娘救了,不想再入武林的郑八借此机会,想顺势退隐


至于救命之恩,姑娘救了他,喜欢他,那他就娶了姑娘好了


林十四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郑八想了想说,你要这样说也可以


林十四表明来意,说要和他比武


郑八笑眯眯的,毫不设防的摊开双手道,我现在半个废人,与我比什么


林十四说,我可以等你伤好


郑八说,那可要好久了


林十四说,我等就是


然后他就去找{抓}了个大夫回来说,给你治病


大夫哆哆嗦嗦的想,这群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抓我的那个我前天还在通缉榜上看到他来着!


八哥不明白问道,你为什么总想和我比武?


林十四叼着野草,当然是当武林第一


郑八翻翻袖子,掏出了一个令牌给他说,这是武林至尊的牌子,给你了,你就是武林第一了


林十四一把丢了回去,怒道,你别以为我不打残疾人!


郑八道,你这么年轻,很多事情你都还没经历,等日后你就知道,这样争名夺利其实听没意思


林十四咧着嘴笑,人生在世才多少年,若不趁着好时日争上一番,多没意思


与其碌碌无名,还不如搅个天翻地覆的好


郑八恍惚,依稀间似是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


感叹不已


林十四怕郑八跑了,就在他的竹屋旁边又弄了一个茅草屋


根本不能住人


外面中雨里面小雨外面大雨里面暴雨


郑八说你来和我住吧,林14就去了


茅草屋就给驴了,后来驴也不干了,郑八又把驴也拎回去


林十四等着郑八伤好的日子里,就看着姑娘脸红红的和郑八说话,没事送点这送点那


郑八会教林十四很多东西


天南地北的事情他都知道


林十四很纳闷,你是南武林第一人还是南武林百晓生?


郑八道,百晓生是我挚友,有机会介绍他给你认识


日子久了,林十四是看出来郑八真的是无心江湖了


心里比武的念头也淡了


郑八和姑娘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林十四坐在屋外的台阶上,支着下巴看着远处


郑八走出来,林十四没有回头道,恭喜你呀


郑八道,你还要和我比武吗


林十四突然觉得没意思,道,再说吧


到了成亲的那日,因为给郑八看病的那大夫,林十四和郑八的行踪走漏,朝廷的人和郑八昔日的仇家都寻来


村里的人吓坏了


林十四起身,看了郑八一眼道,原还不知道给你什么贺礼的好


如今倒是自己送上了门


说着,林十四按着腰间的刀,大步出门


郑八牵着熹稠的一端,看着神色惶惶的众人,叹了口气,对着新娘一揖到底


林十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把金刀从不落空,白色的衣摆粘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面前数把兵器齐齐斩下,突然林十四身后暴起一片连绵的剑光


林十四听见身后的人无奈道,真是江湖子弟江湖老啊


后来林十四与郑八同行武林,大宋和辽国议和,后辽国撕毁盟约,举兵入侵


战火烧到了汴梁,大军兵临城下


十公子在城墙上站了一夜,清早去了相国寺


和尚说他可以随时来找他,但是十公子却从来没有来过


十公子站在山脚的桃花树下,抬头看数不清的台阶,通报的小和尚快步走过来道,施主,九师叔在闭关,不见外人呢


十公子背着手,定定的看了一会寺庙的宝顶,笑道,是吗,那就下次再来好了


后来都城破了,皇帝怕事,十公子整整衣冠,带着降表出城了。


十公子递了降表,拒不跪拜,当阵自戕


还了大将军一家的命


最后郑林二人退场,一梭乌篷船,14在船头撑杆,8哥坐在船尾,膝上一把断琴,只续了三根铉。


岸上的人与他说了什么,八哥笑着摇摇头,手指拨弄了一下琴弦。14看了一眼他们,手上的竹竿一撑,小船轻轻巧巧的就划了出去,一点点没入清晨的雾中,渐渐不见,只有几声琴音传来,也不真切


云烟深处水茫茫


和尚云游四方脚行天下,只每年桃花开的时候,回去寺中,这样一直过了三十几年,之后寺中的人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吴四带着将军的骨灰一路回去天山,足足走了两年多,之后再也没有涉足武林


end


评论(19)
热度(23)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