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34

原本阴沉沉的天空转眼就下起了雨,由小到大,还没回过神就噼里啪啦的打下来。

带着点故意的讨好,David就近找了一家不是很贵的店。他平日里会去的地方,辛小丰大概不会喜欢,他还记得辛小丰那次去会馆时的样子。

他们坐的位置靠着窗,可以看见警局的一角,只是雨势渐大,雨水汇成流糊在玻璃上,什么都看的不清楚。

David把菜单递到他面前,“吃点什么?”

辛小丰低头看了一眼,道,“我随意,你点吧。”

David没有再坚持,还没松开菜单的手又原路收回来,“那我随便点两个,”他抬了两次眼,瞥着辛小丰随手放在桌角的塑料袋,“你感冒了?”

辛小丰揉揉鼻子,“有点。”

David伸手招来服务生,点了几个小菜和一锅热粥,苦笑道,“你和我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

辛小丰眨眨眼,似乎不太懂他的意思,“啊?”

辛小丰的眼睛很大,只是惯常的低眉顺目,显得没什么精神。脸颊上怎么都消不下去的一点腮肉和半张的嘴,跟个金鱼似得。

形容一下就是一个字,木。

伊谷春常说看不惯他这德行,丢了魂儿似得,没一点警察的样。

可在David看来,这个样子的辛小丰只让他觉得柔软。

他见过辛小丰狰狞着面目在高空抓着他的样子,见过辛小丰执勤时严肃着脸孔的样子,见过辛小丰面对好意手足无措腼腆笑着的样子。

这些所有的表情都带着一丝挥不去的疲惫,这种疲惫在他放空的时候无数倍的疯长,于是就变得木然,变得柔软。

David叠着手,捏着自己的拇指,“其实,我是在这边等你,只是你昨天好像不在。”

辛小丰道,“昨天我请假,有事?”

David道,“倒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找你一起吃个饭。”

辛小丰愣了一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

David想,我直接来还能和你一起吃个饭,电话的话估计就是各种情况回绝了。

David道,“你们平日都好忙,我总不好打搅。反正我很闲,顺路就过来这边看一看,碰上你有空就刚好。”

呼呼的风将雨水都吹的打斜,室内温度适宜,隔着厚厚的玻璃窗,外面的狂风骤雨都像蚊声大小。

David温声细语的同他说话,眼神专注,眼睛微微的弯着,眼角细纹都带着柔和的温度。

辛小丰去拿水杯的手顿了一下,他很多年不曾被人这样注视过。努力挖掘一下,遥远记忆中,苍白模糊的十几岁,有个女孩子也这样看过他。

David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表现的有点过,好在点的菜及时上来,转移了一下注意力。

热腾腾的蔬菜粥熬的粘稠,刚下炉还冒着泡。David动手盛了一碗放到辛小丰面前,“你感冒,吃点粥吧。”

辛小丰连忙接过来,“我自己来。”

David给自己盛了一点,道,“顺手而已。”

辛小丰不怕烫一样,还冒着热气的粥,他只吹了两下,勺子也没用就大口大口的灌下肚。小小的碗,也就够他三四口的样子。

David勺子举在半空,粥还没入口,辛小丰已经喝了一碗。

David默默把粥勺的柄放去辛小丰那边,“多吃点。”

辛小丰习惯了大口吃饭,执勤的时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任务,和David的细嚼慢咽完全两回事。

辛小丰放下碗,看到David碗里没少的粥,突然就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局里。他看看自己的碗,对着David扯了下嘴角,“习惯了。”

David笑道,“有胃口挺好的,生病也好的快。”

辛小丰又盛了一碗,倒也没有客气,连着菜吃了半锅粥,到后面基本是David看着他吃,看的还挺开心的。

David几次想说点什么,想想又吞回去了。辛小丰低头吃饭,倒也没发现他的欲言又止。

David心道,再等等。

辛小丰吃的头也不抬,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心里一刻没停的想着事情。他只是看着木讷,又不是真傻,而且David的确是表现的很奇怪,他隐有预感,又怕是自己想多。

他的确是知道David喜欢男人,但是自己这样的人,什么都没有,怎么想David都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意思。

揣测人心这样的事情实在很累,他琢磨了一会就觉得进退不得,十分想立刻回去上班。

吃过饭雨还没有停,辛小丰找前台借了把伞,拿给David道,“就一把,你拿去。”

David道,“你呢?”

辛小丰道,“我就拐个弯,跑两步就到了。”

David道,“你生病,伞你拿去。”

推拒了半天,辛小丰拉住想要冒雨的David,“我送你去车上,然后再回去。”

这个方法几乎两全其美,只是忽略狭小的伞面只遮得住两人一半的身子,外面的一半几乎都被雨打湿。

David按开车门上了车,降下车窗喊住要走的辛小丰,“小丰!”

辛小丰压低了伞,“什么?”

David道,“你周末有空吗?”

雨太大,辛小丰没有听清,弯下腰道,“你说什么?”

David靠近了一点,“我是说,你周末有空吗?”

辛小丰一时拿不定主意要怎么回答,“不知道,要看排班。”

David笑了下,“我不急,你有空在和我说,没有空也没关系。对了,”他从后座拿了个保温杯,塞到辛小丰手上,“这里有点热茶,我还没喝过,感冒多喝点热的。”

辛小丰怔怔的拿着保温杯,脸上明晃晃的写着懵。

David道,“我走了,拜拜。”

辛小丰哦了一声,退后了两步,看着David的车子缓慢的开车停车位,隔着窗和他挥别。辛小丰看着车子开走,又低头看着手里的杯子。


辛小丰回到局里的时候几乎都湿透了,膝盖以下都是湿漉漉的,一半的肩膀手臂也是湿的。

伊谷春拖着还有一点点跛的脚和一队长从所长办公室出来,一队长道,“呦!劳模回来了。”

伊谷春看见他这幅样子,皱眉道,“不是放你三天假吗,搁这干嘛呢。”

辛小丰脱了外套,里面的衣服湿的不多,看见他道,“头儿,一队长。”又听伊谷春这话,就道,“一天够了。”

伊谷春道,“一天够干个屁,有假都特么不休。”

除了他以外的人倒都是很高兴,“小丰你可回来了,忙死了!快来快来!”

伊谷春手里的卷宗啪啪敲着桌子,“没他活不了啊?!”

众人就当没听到,嘻嘻哈哈的闹了两句又各自忙起来,辛小丰把衣服和杯子都放在桌子上,跟着何松走了,积极的很。

伊谷春骂了句,一错眼就看见辛小丰桌上的杯子。挺素净的杯子,什么图案也没有,就不起眼的地方标着牌子名。

伊谷春挑了下眉。

一队长感叹,“真该给你们两都颁个奖。”

伊谷春不搭理他,看了下表,扬声道,“小丰,等会跟我出去一趟。”

那头辛小丰也大声应道,“诶!”

一队长腹诽,他这还有脸说别人呢,自己照样还不是离不开辛小丰。




评论(13)
热度(130)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