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08


张sir一个早上都在想昨晚和家俊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天太黑没有将对方看的清楚,但他一定是见过那个人的。

只是,这人是谁呢?

和家俊在一起,出入一个高档会所。穿着来看不像是高收入的人,离开时下意识的警惕周围,应该是从事过危险行业。李家俊那狗崽子专心给他老爹拉票搞事,这个时候掺和上的八成也是这件事有关。

随手扯了张纸写下时间和地点,张sir出去办公室把纸交给副手,“帮我查查昨天晚上这个时间地点的监控。”

副手咬着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啊?”

张sir道,“就说案情需要,别磨叽啊。证明什么的,回头我去补。”

副手应了一声,三两下把食物吞进去,抓起衣服就跑了。到门口又退回来,探头道,“对了,张sir。”

“嗯?”

“早上的时候有人给你送了封信,我给你放在桌子上了。”

张sir一愣,“信?”

“就在档案夹最上面。”

“谁送来的?”

“不认得。”

“行,知道了。”

张sir转回办公室,找到副手说的那封信。白色的信封,没抬头没落款,捏在手里薄薄的。举起来透光看了看,里面似乎就是一张纸。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会是谁给他送的这玩意,才想拆开就听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家俊站在门口,“没有打搅到你吧,张sir。”

张sir顺手把信揣进口袋里,“呦,这不是李公子么?”

他这句话语气极其欠揍,家俊一瞬间甚至有种被调戏的感觉,不过他已经学会了不去搭理张sir的无聊,权当耳旁风,“我来请假。”

张sir绕到办公桌后面坐下,“又请假?你这,真把O记当你家后花园了?”

家俊扬扬手里的纸,道,“作为交换。”

张sir看都没看,盯着他说,“我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

家俊貌似对他施加的压力无感,“我还以为张sir会很想知道昨天和我一起的那个人是谁。”

张sir故作恍然状,“你男朋友?”

家俊把纸和请假单叠着按在桌面上,推到张sir面前,撑着桌面靠近张sir道,“作为交换。”

张sir道,“你是不是高估了你在我这里的重要性?”

家俊别有所指道,“我还以为咱们的关系很好。”

他按在桌上的手指不住的敲着桌面,指甲修的整齐,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张sir毫不留情的拆穿,“狗崽子,别和我来这套。”

家俊笑了一下,站直身,“可以批吗?”

张sir在家俊的单子上签了字,递回给他的时候,压下面的纸已经消失了。

张sir道,“当然批,你这么努力上进的好孩子请假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我当然会批。”

家俊恭维道,“张sir真是体恤下属,不打搅张sir了。”

张sir叉着手指放在桌上,微笑着看他走到门口。等家俊出了门,立马拉下脸,把藏在袖子里的那张纸抽出来,上面就一个名字。

别说,他还真认得。

只是这个名字,他已经十年没见到了,警察系统和户籍里也查不到。上次看到这个名字,他还只是一个见习督察,因为一个行动归到了李文彬手底下。

这个行动因为某些丑闻被封档列为机密,但是李文彬却凭借这个行动一举跻身cp候选。

张sir还真是没想到会是他,“事都他妈赶一起了。”

这人算是李文彬的死忠,挑这个时候回来,还真是不能让人不多想。先不说李文彬知不知道这件事,李家俊的态度倒是让他意外。

他现在也捏不准家俊到底要做什么了。

张sir拿起电话打给副手说,“刚那事不用查了。”

这个按下,又想起收在口袋里的另一个信封,张sir有些头疼的拿出来拆开。

时间,地点,时间,合作对象写的一清二楚,倒是省事。

张sir翻了个白眼,把信折回去塞在桌上陈年文书的下面,道,“省事个屁!操,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家俊把请假的单子交上去,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张sir办公室的方向。

他刚才是听见张sir交代他副手的事情,查Roy的那件无所谓,不过有人给张sir送的那封信虽然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送信的人他还真是认得。

严格来说,是碰巧看见有人在一条街外,把这信交给路人,又给了三千块。开始他没有在意,结果转头在警局门口又看见这路人,才知道信是给张sir的。

那个人恰好是张sir最近查的紧案子相关人。

匪和官有什么好私下交流的?

家俊搓着手指,想到张sir几次三番甩掉人单独行动,去他平时不会去的店,同时还很警惕。

要说没什么,还真是不太好信。



---------------


张sir扯着家俊的领子把他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你在这干什么?”

家俊把被他拽出来的褶子抚平,“加班。”

张sir按住他要去开灯的手,道,“早上才批你假,晚上就来加班?”

家俊摊开手,道,“我热爱工作?”

张sir冷笑,“就知道你不是个安分的。怎么,偷偷摸摸的是要干什么?”

家俊道,“非工作时间,我的事不一定都要报告张sir你吧。而且,”家俊调侃的看着他,指着着没有开的灯,“要说偷偷摸摸,张sir也没什么立场说我。”

张sir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就当我关心下属?”

家俊在房间里扫了一圈,准备找个地方坐下,“张sir还是把这话留给别人吧。”

张sir道,“别找了,我这从来不备别人坐的凳子。”

张sir想了想说,“我不知道你和黄sir有什么小协议,不过你在我的地盘,最好老实一点,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了。”

家俊果真没有找到椅子,却也不打算站着和他说话,伸手把他桌子上的文件推开,搭着边坐在了桌上。

张sir把他推开的文件拢了一下,“嘿,往哪坐呢!”

家俊道,“我以为,O记的当家是黄sir?”

张sir笑了两声,没说话,反道,“你知道你老爹为什么把你扔这里来。”

家俊一改平日里的良好家教,抬起脚蹬在张sir椅子的扶手上,道,“我怎么会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小协议?”

张sir把他腿打下去,骂道,“别他妈跟我耍小心眼,我也懒得跟你废话。李文彬把你调到O记,就是不想你掺和那堆破事。毛都没长齐的崽子,跟着裹什么乱。”

张sir瘫靠在椅背上,“李文彬他走到今天这步什么没经历过,他要那位子,也用不着你来当推手。”

家俊安静的听他说完,一直摩擦的手指啪的打了个响指,道,“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吗?”他看了看表,“我和人有约,还有事。”

张sir借着百叶窗漏进来的灯光看着他连表情都懒得做的脸,突然就觉得这熊孩子真是烦人。怎么说都不听,爱谁谁玩蛋去吧。

家俊也冷眼看着他,虽然找到个有意思的人挺难,但也不是非他不可。没什么乐趣,二十多年不也照样活过来了。

家俊道,“张sir也不像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他跳下桌子,啪的打开办公室的灯,“不能一起走的,就让开路。”

家俊作势拉开门,却回头道,“我和我爸不一样,我想要的,不择手段也要得到。”

才开了一条缝的门被扣了回去,灯再次被按灭。

张sir压着门板道,“狗崽子,差点被你诳过去。故意在我这招人烦,着急去干什么?”

家俊顿了一下,道,“回家睡觉。”

张sir低声道,“鬼信你。要不是答应过你老爹,我他妈才懒得管你。”

家俊气的冷笑,“跟我上床也是你答应我爸的?”

张sir一瞬语塞。

外面有人走路的声音靠近,“刚才看到张sir的办公室灯亮了一下。”

“看错了吧?张sir早就下班了。”

“真的。”

张sir看了家俊一眼,示意他安静不要说话,抬手悄悄的锁上了门。

门把手被转动。

“门锁着,怎么会有人。”

“奇怪了。”

有人趴在旁边的玻璃上往里面看,张sir拉着家俊向角落躲了一下。

“真没人啊。”

“都说没,走了走了。”


家俊把他推开,“张sir这么偷偷摸摸的,是要干什么?”

张sir道,“我可是在帮你。”

家俊道,“张sir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没有的话,我要回家了。”

张sir拉着家俊的又把他拽回来,半天没找到凳子放他,只能再放到桌子上。

家俊挑眉。

张sir道,“或者,你可以考虑跟我干。”

家俊道,“张sir红口白牙就想下套吗?我有什么好处?”

张sir坐回去道,“好处?与其给别人当推手,干嘛不自己上?以你的背景,想要一哥的位置只是时间的问题。”

家俊撑着桌沿往上坐了一点,“当一哥有什么好,管理保护一群蠢货,我干嘛给自己找麻烦。”

张sir把被他挤到一边的文件都收到一旁,“说你中二你还不信,等你爬到那里的时候,你就知道谁是不蠢货了。”

家俊扫了一眼那堆被张sir归置好的文件,随手在桌上捡了个摆设丢着玩,“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给我画饼。”

张sir道,“你没长眼睛看?”

不过听他这么说,张sir知道他记在心里了。若是家俊说会考虑,他反而会认为家俊在敷衍。

家俊道,“我记得,张sir以前好似是我爸的下属?”

张sir道,“是又怎样?”

家俊说,“你说,他要是知道他的老下属,把他儿子拐上床,他会怎么做?”

张sir嗤笑,“小子,搞清楚,我可没拐过你。”

家俊耸耸肩膀,抬起脚往他椅子上踩。张sir以为他还要踩扶手,刚想打下去,就看见他的脚踩上自己的大腿。

张sir短暂的惊讶过后,狭促道,“这叫我拐你?”

家俊一点点蹭上去,“你觉得别人信你,还是信我。”

张sir抓住他的脚腕,弹掉裤子上被踩出的灰土,“态度变的这么快,我又要怀疑你是不是要搞什么幺蛾子了。”

家俊忍住敏感带被掐住的感觉,“我不是向来如此。”

这倒也是。




http://wx1.sinaimg.cn/large/e8b88becgy1fd7nsscpq7j20c84ep7kk.jpg




 家俊坐在张sir的椅子上,皱着眉看着自己一身的狼藉,半晌没动手收拾衣服。

张sir扣好衣服,挑眉道,“怎么?打算在这过夜?”

家俊道,“有湿纸巾吗?”

张sir道,“谁没事备那玩意。”

家俊毫不掩饰自己的洁癖道,“纸巾呢。”

张sir挠了挠眉心,“等着。”

张sir把门开了条缝隙,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走廊,去集体办公室随便谁的桌上拿了一包。回去丢给家俊,自己倒了杯水喝,看家俊龟毛的擦干净,穿好衣服,把自己喝了一半的水递过去。

“喝口吧。”

家俊看看他,又看看他手里的一次性纸杯,道,“我不习惯和别人喝一杯水。”

张sir看着他出门离开,一口气喝光了水,将纸杯捏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原本整齐的放在桌上的文件乱成一团,一小半要掉不掉的堆在桌角,张sir动手翻了一遍。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又去翻散乱了一地的另一大半,最后在桌子的隐蔽角落找到早上自己压在下面的那封信。




评论(10)
热度(59)
  1. White Dragon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站张sir家俊一万年不动摇!!!!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