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09

第二天一早上工,听闻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案组的郑sir和一个组员车祸重伤,因为有涉黑谋杀嫌疑。光天化日公然对警务人员下手,回归以来还是头一遭,社会反响极其恶劣,最高指挥层下了死命令,限时破案以及切点重查。

张sir接了消息,第一时间去了趟医院。郑sir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还在昏迷中。另一个女警员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根据医生说法,植物人几率很大。

和守在病房外面的郑sir的下属打听了一下,因为郑sir的事,现在一组的案子都交到二组。一组正副组长都挂伤,一个组员还危险期,剩下几个也是半休假状态。

张sir心道,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郑sir和林十四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林十四摆明了要搞他,也不知道姓郑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不知道车祸这件事和林十四有什么关系,这孙子昨天晚上就失联了,怎么也找不到人。

张sir拽了根烟点上,自言自语道,“可别耍我,不然谁弄死谁还说不定。”

路过的护士道,“先生,医院禁止吸烟。”

张sir讪讪的把烟掐灭丢进垃圾桶,给郑sir的组员留了句话,说是醒了通知他便离开了。

取车的时候正巧看到两个人从车库上来,要是别的谁路过也就算了。这个人,张sir还真不好当做没看见。

张sir道,“刘sir。”

刘杰辉道,“好久不见。”

张sir道,“刘sir也是来探病?”

刘杰辉道,“你也是?”

张sir道,“同事嘛,应该的。”

刘杰辉道,“我先上去了,有机会聊。”

互相寒暄了几句就散了,vincent回头看了一眼张sir,问道,“刘sir,你认得他?”

虽然都是警务系统内的,张sir也算是个有名的人,但看刚才的样子,刘sir倒像是和他有私交的样子。

刘杰辉道,“算是吧。”

上次私下见他,还是五年前的事情。


张sir回去之后没有直接去办公室,而是转去了监控室。

监控录像可是二十四小时的,不管之前有没有人发现,删了才保险。

点出昨天晚上的时间点,找到拍到他的镜头,然后往前推时间。家俊是在他之前回来的,删之前他要看看这小子干了什么。

张sir越是翻录像,眉头皱的越紧。时间推到下午七点钟,镜头下的警局门口人不少,可依然没有看见家俊的影子。

还是他猜错了,家俊其实一直躲在警局里面,而不是之后从外面回来?

切换到大楼内的镜头加了快进,三个小时内的所有监控,都没有家俊。他自己的倒都是还在,包括溜出办公室,拽了包纸巾。

有几条时间线诡异的跳了帧,明显是少了一段。

家俊是在他之前来删掉了记录?

不对,他没有权限也没有密码,他自己也根本进不到监控室,一定是有人帮他。

他昨天晚上到底是来干嘛的?

张sir删掉自己有关的镜头,出门找到负责人问,“今天都有谁来过?”

“今天?没有什么人。”

“一个都没有?”

负责人想了想,“不过早上的时候,黄sir带着人来检查过一圈。”

黄sir?


因为郑sir被黑社会蓄意谋杀一事,高层连着开了好几个会议。不只是管理处的刘杰辉,就是李文彬也跟着忙到很晚。

回到家的时候,家俊正坐在沙发上看书,餐桌上扣着几个盘子。

家俊看见他回来,将书页折起一角合上,“dad。”

李文彬道,“还不睡?”

家俊道,“还早,睡不着。”

桌上的菜是家政做好的,放了有点时间,都凉的差不多,需要热一下。

李文彬脱了外衣,卷起衬衫的袖子,热着菜问家俊,“你有吃吧?”

家俊坐在吧台椅上道,“我吃过了。”

李文彬点点头,“我看你最近都很晚回来,O记很忙吗?”

家俊道,“还好,只是我还是新人,怎么都要勤快一点好。”

李文彬赞同道,“嗯,你做的对。”

李文彬问道,“都还适应吧?”

家俊笑道,“都很好,大家…”他中间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继续道,“都很照顾我。”

微波炉时间转到头,李文彬把饭菜拿出来放在吧台上,坐在家俊对面吃晚饭。家俊起身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他手边,又坐了回去。

李文彬疑惑道,“你有话想说?”

家俊道,“张sir,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文彬闻言道,“怎样突然问起这个?”

家俊思考了一下道,“好奇吧,总觉得他只做到警司有点奇怪。”

李文彬道,“他以前是有机会进总部的,不过被他推了。”

家俊道,“为什么?”

李文彬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猜到一点。”

李文彬说,“总部对他来说,吸引力不大。他是一个不守规矩的人,总部的规矩太多。不过,他的确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要是能把性子改一改,倒是会有一番作为。”

家俊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把玩着手边的杯子。张sir那种人,要是能轻易的改变性格才有鬼吧。

家俊道,“O记现在,与其说说黄sir在管,不如说是张sir的天下。”

李文彬放下筷子,“有时候,一个人的职位与他的能力并不相匹配,这种人并不少见。但是有的时候,我们还是需要这种人来缓冲。要是这世界上都是有能力的人,与能力同样的就是冲突和矛盾。”

家俊对他这番话不置可否,不赞同也没有表示反对。

李文彬看了他一会,摘下眼镜,擦着镜片笑道,“我知道你并不赞同我这番话,每个人都有自己想法。要想改变他人的思想,就要站的够高,让足够多的人看见的那么高。”

家俊抬起头,不太明白他突然说这话的意思,“dad?”

李文彬拍拍他的肩膀,“有感而发罢了,早点睡。”


家俊回到房间,一直想着李文彬说的这番话。摊在电脑椅上转了一圈又一圈,手里几支飞镖转出了花样。

李文彬这话,倒是和张sir说的有些相似。

“爬得够高?”

一支飞镖啪的钉在标盘的中心。

“爬那么高有什么意思。”

啪,第二支挨着第一支钉在中心。

“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啪,第三支。

标盘上钉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脸正好挡在中心的位置。几支飞镖无一遗漏的都扎在那人脸上,尖锐的金属镖尖,日复一日的将那张脸扎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虽然这个有意思,但是sorry,你挡路了。”



评论(8)
热度(45)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