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10

张sir似乎敲定了家俊那天晚上的鬼祟是要搞什么小动作,或者是他和黄sir之间的小秘密,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他还没来得及搞明白,就被别的事转移了注意力。

先是和重案组的合作交接。因为郑sir的重伤住院,O记和重案组合作调查的项目案子都要做转接,除了文面上的,还有很多磨合的地方。速度慢上了那么一点,可能案子就很不上线了。

除此之外,与重案组交接期间,张sir隐晦的发现包括重案组,缉毒组在内的几个部门,都开始有一些细微的权利变更。这种变化很小,但是要是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端倪。

这是洗牌的前兆,只是不知道最后洗出来的是谁是人。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站队的人,拿着前途豪赌。其实O记也是蠢蠢欲动,只是有自己压着,还没有太多出格。

再有就是张sir自己私下进行的,可能不是那么合乎警队条例的事。林十四这几天联系不上,手底下的人他不好出面,为防止事出意外,总要做第三手准备。

他这事本就是在钢丝上玩火,不管是哪边,稍有不慎就是永不翻身,还是多加几层保险的好。一个人单干就是这样有好有坏,好的是不怕猪队友,没有后顾之忧,最后也不怕人分功劳。坏的是出了什么事没人帮忙,只能自己兜着。

这些种种情况加起来,于是日理万机的张sir理所当然的把家俊这件没那么“重要”的情况放到了最后,以至于ICAC找上门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措手不及。

也不知是巧还是不巧,今天家俊销假开工,张sir来的时候和他在门口打了个照面。

家俊拿着一杯外面买的咖啡,胳膊下面夹着一叠文件正要出去,看见张sir,就站定打了个招呼。

张sir心情看似还不错,笑眯眯的招呼了一声,“呦,出去?”

家俊心情也不错,同样笑着把咖啡递过去,“张sir,早。”

张sir十分惊讶的看着那杯咖啡,伸手接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家俊道,“张sir说的哪里话。”

张sir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笑道,“你这挺高兴的啊?”

家俊想了想道,“还好。”

张sir看了看咖啡,道,“高兴也好,只是你这突然献殷勤,总让我感觉下一秒要被阴了。”

家俊给他让开了路,“张sir是什么,小心一点不就好了。我先走了。”

张sir看着他出门转弯走了,总觉得这小子是憋着坏,一会打听下他这几天干了什么。现在倒出功夫来,是该想想怎么收拾他。

张sir想着,喝了一口手里的咖啡,然后诧异的低头。

居然是奶茶?

还在琢磨家俊今天实在反常,估计要出幺蛾子的张sir在三个小时后,就被廉政署找上了门。

彼时家俊和一干同事混在一起,站在门口的两边。在张sir被廉政的人簇拥着出来的时候,恰当的表现出担忧和不明所以的表情。

只是这些表情都没有出现在他的眼睛里,张sir在那对勘称冷漠的眼睛里只看到了愉悦。

廉政招他去问话的理由是有足够证据怀疑他和三合会有不正当交易,以及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

黄sir是陪着一起出来的,痛心疾首的表示竟不知张sir做出这些事情,实在是自己的失职。然后话锋一转,说张sir是个很尽职的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张sir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这红脸白脸他一人都唱了。只是太假了,黄sir平时看他不顺眼的劲儿都不知道哪去了,现在看来反倒像是个爱护部下的好上司了。

张sir道,“黄sir放心,我这人你还不知道么,你等我回来。”

黄sir一下卡了壳,继而笑道,“那就好。”

让你回来才是有鬼。

张sir想得则是,黄sir总这么扯后腿,趁早踢他下去才是正经。这次回来,一准秋后算账。

带头的一位调查员道,“张sir,你有一个小时的交接时间。”

张sir点点头,道,“谢了,三十分钟就行了。”

头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张sir到还是淡定的很,扣好西装上衣的扣子,有条不紊的交代事情。平日里O记的工作安排都很上轨,张sir要交代的事情也没有很多,只是叮嘱一下需要注意的,还有安抚下人心,贫几句而已。

家俊心底有些惊讶,众人对张sir被ICAC招去问话似乎并不觉得慌乱,张sir也就不紧不慢的说了几句就过去了,都各自散了干活去,甚至还嘻嘻哈哈的玩笑张sir,说他终于阴沟里翻船,被人怼了。

张sir最后走到家俊面前,“你干的?”

家俊道,“什么?”

张sir嘿了一声,“别跟我这装相,我倒是小瞧你了,还真当你玩票的熊孩子。”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家俊问他,有没有被狗咬过,小声道,“这回还真是走夜路被狗咬,狗崽子也没叫错你。”

家俊后退了一点,和他拉开距离,抬起手点点自己的手腕,“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意思,不过张sir,你时间要到了。”

张sir一撇嘴,转身对廉政署的人道,“行了,咱们走吧。”

家俊目送他们离开,心道,真希望张sir在廉政署的人摆出一桌证据的时候,还能这样淡定。

黄sir一直将人送到门口,回过身的时候看向家俊,给了他一个得意的笑容。

家俊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开工去了。

到底还是个蠢货,大概也是张sir需要一个这样的人顶在上头做掩饰,不然他也想不到什么合理的缘由可以让黄sir做到这个位置。

同时家俊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遗憾,可惜张sir不愿意加入,不然他又何苦忍受黄sir这个蠢货。不过遗憾也是其次,家俊心里畅快的很,这次狠狠的将了张sir一军,虽然不是百分百有把握干掉张sir,但也够他伤筋动骨的,短时间内大概没办法坏事。

只要换届之前,O记的票在自己这边。

见家俊没有搭理他,黄sir也不恼怒,谁叫家俊是蔡先生的心腹呢。当务之急该是给蔡先生去个信,请蔡先生帮忙运作一下,让姓张的没法再出来的好。


评论(9)
热度(49)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