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11

张sir在廉政署的审讯室里坐了一个半小时,心里想着这事到底是谁捅的,捅的是哪一桩,又捅了多少。如果这事真是李家俊搞的鬼,那么那天晚上他应该是看见了自己的那个纸条,不过就只是一个还不足以让ICAC动手。

那就是还有别的事了?

几个调查员在监视器里看张sir无所事事的闭目养神,终于忍不住,问上司道,“他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慌?”

张国标翻了下手里的资料,转身往审讯室去,“拿证据给他,看他什么反应。”

张sir听见开门声睁开眼睛,外门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板着脸,看着没意思。

装着不算厚的一叠文档的证物袋被推到面前,张sir看了一眼封面,没说话。

张国标道,“做下自我介绍,我是ICAC调查主任张国标。”

张sir笑道,“这么巧,我也姓张,你应该知道。”

张国标敷衍的扯了下嘴角,不打算搭理他的套近乎,“我想,张sir你应该知道我们请你回来的原因,这个,”他指着证物袋,“你认得吗?”

张sir道,“能看看吗?”

张国标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文档按照类型分的很细,多数都指向他暗中与黑社会有勾结,收受贿赂谋取私利。让他比较惊讶的是,这些东西里,真假掺半,居然还真有些是他干过的。

不过就算他真干过,这时候也不能认。

张sir放下东西,靠在椅子上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证据?”

张国标挑眉,“张sir觉得不够?”

张sir道,“一打莫须有的东西,长个嘴的想说就说,就凭这个定罪,有点草率了吧?”

张国标定定看了他一会,点头道,“没错,单凭这些的确有些不足。我想问下张sir,上个月2号上午十点,你在什么地方?”

张sir思考了一下,心底闪过一点不太好的预感,“上个月2号?东区荆园出了一桩命案,应该是外勤。”

张国标道,“张sir记得很清楚啊。命案一般属于辖区警署管辖,特大级别的会上报重案组,张sir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O记的高管,会出现在重案组管辖的命案现场?”

张sir换了个姿势,手指敲着桌面道,“不管是O记还是重案组,出勤行动都会有记录报告,关于这个案子的疑问,你可以去调档案。ICAC的权利向来比较大,调个档案,还是容易的。”

他这句话一半陈述一半暗指ICAC找事,做记录的调查员听着不对味,想要怒斥,才要说话就被张sir瞥过来的一个眼神怼了回去。

张国标道,“那就是张sir你确定你那天是在荆园了?那好,张sir对这段录音有什么说法呢。”

一个小型的录音笔,张国标胸有成竹的打开回放。


「十四…一出逼…真是好手段。」

「你用不着……姓韩的现在就…颗炸弹,炸在哪就看你…本事。」

「那……谢了。」

「……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录音的效果不是很好,中间夹杂了很多不明的杂音,不过声音倒是还能辨别。

张sir大脑飞快的运转,他第一反应是林十四出卖他,然后立即否定了这个。不说林十四没有理由突然卖他,自己陷了对他没好处。第二这个录音笔不是什么地摊货,音质这么差,录音的距离不会很近。

快速的把当时可能的人选都过滤一遍,张sir面不改色道,“录音向来都是不能当证据的,我想学校里你应该学过。而且,就这么一段没前没后的录音,嘿。”

张sir一番话说的毫不亏心,还不客气的嘲笑了他们。

“我现在能打电话给我律师了吗?对了,有奶茶吗?咖啡我喝不惯。”

张国标笑笑,合上文件夹,“当然可以。不过张sir你应该明白,就现在我们手上的证据,你就算找律师,暂时也不能走,需要配合我们调查,真是不好意思。”

张sir架着腿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开门离开。

张国标道,“对了,张sir奶茶有什么吗?”

“多珍珠,谢谢。”

有恃无恐啊。张sir想,那就是他们手上还有底牌,加上之前那堆真真假假的证据,搞他的人到底是谁?

真的会是李家俊吗?

张sir想,之前咬定是家俊干的也不全是在诈他,这小子太可疑,而且就目前的形势来说,自己的确是碍他的事,他干出什么来都不惊讶。

张sir,妈的。



家俊对着镜子整理好制服,每个细节都一丝不苟,压好最后一条褶皱,家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扯着皮肉,面具一样的笑容,精确到五官的纤毫角度。

这样的面具他有很多种,不过今天这种比较适合O记现在的情况。

今天是张sir被带走的第三天,相较与张sir离开时众人的无所谓,现在O记可谓是人心惶惶。黄sir大概是第一次享受到大权在握的感觉,开始飘飘然起来。

家俊冷笑了一声,“蠢货就是蠢货,怎么也聪明不起来。”

不过也无所谓了,黄sir在他的位置上也待不了多久了,O记换个人当家也是正常的权利更迭,各个部门都在隐性的换血,混在当中O记并不算起眼。

前提是张sir这件事静悄悄的搞定。

家俊并不认为那些半真半假的东西可以把张sir拽下马,因为时间紧迫,这事还是操之过急。不过张sir进了廉政,想出来也不是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家俊眯起眼睛,觉得整个人都有些兴奋起来。压抑住了手指上的动作,将手指抵在嘴边,牙齿不自觉的咬破了指尖的皮肉。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眼睛亮的吓人。

真想知道张sir现在是什么表情,可惜没法亲眼看见。

评论(7)
热度(47)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