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18

在家俊住院养伤的期间,警局里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

重案组的郑sir被停职调查了,似乎是因为他早年前的一个案子。

这事还是张sir给他说的,这人在他病房里吃零食喝奶茶翻着手机给他讲八卦,说起郑sir这事的时候还哼哼着说,“你看看,这做人太耿直了就是要吃亏。”

家俊拿着本外文书装模作样的看,时不时的把感兴趣的页数折起一角,就是不想搭理他。

张sir这人,蹬鼻子就上脸。

张sir吃的直吧唧嘴,听着特别恶心。

家俊没忍住,“你没事干吗?”

张sir一点磕巴不打的说,“你都住院了我哪下得去手。”

家俊把书扣在腿上,看着他不说话。

张sir说,“一滩浑水,麻烦着呢,我先躲两天。顺便看看这几天谁来跟你接头,我好推测一下。”

家俊避开后半句,问他,“我以为你和郑sir是朋友。”

张sir把塑料袋团的哗啦哗啦响,塞进床边的垃圾桶,“这是原则问题。诶,你嘛去?”

家俊掀开被子下床,“尿尿。”

张sir问他,“要帮你扶着不?”

张sir看他关上卫生间的门,侧身拿起他放在床上的那本书,翻了几页又丢了回去。

电话声响起,张sir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十二分的不想接。

家俊的声音从卫生间门后传出来,“吵死了。”

张sir接起电话,瞬间嬉皮笑脸,“哎呦,刘sir!什么风把您吹的想起我来了?”

“…劳您惦记着,一点事都没有。”

“…李sir已经问过了。”

“…哎呦真不巧嘿!”

“…这事我哪帮得上,您抬举我了不是。”

“………行吧。”

家俊在靠在门口听了一会,在脑子里把警务系统里,职位比张sir高的,姓刘的警官都过了一遍。排除掉几个不可能的,结合一下上次张sir进了廉署却被刘杰辉保出来那茬,基本也知道电话那边的是谁了。

只是刘杰辉找他干嘛?

在临近换届的这种敏感时候,张sir不是一向不掺和这些事的吗。

张sir挂了电话,一脸郁猝的站起来抻抻抹布一样的西装。

家俊一点没掩饰自己偷听,“郑sir的事你不管,刘sir的事你就管?”

张sir理所当然的说,“就说你脑子不好使,一个同事一个上司那能一样么!”

家俊第一次听见有人把这么不要脸的事说的这么光明正大。

张sir收拾了一下,“我去办点事,你老老实实的别给我出幺蛾子。”

家俊冷笑,“你算老几。”

不能怪他一点都不遮掩,张sir在撞车的时候拿他当减震,就不能指望他还笑脸相迎了。

张sir道,“在这待着,我找人看着你。”

张sir真的叫了个小警员过来看着他。

就是家俊在床上躺着,小警员在旁边坐着玩游戏那种。

还有轮班。

家俊内心毫无波动,十分淡然的把那本书看完了。

小警员时不时的偷眼看他,其实他也不知道张sir叫他来这坐着是干嘛的。就说让他注意不要让陌生人靠近家俊。

小警员脑补了一下,家俊和张sir的那场车祸几乎整个警务部门都知道了,当街枪战飙车啊!小警员想,这一定是个阴谋,家俊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张sir怕家俊有生命危险,所以叫人保护他。

等轮班的人来的时候!小警员还安慰家俊说很快就会没事了。

家俊虽然不知道他脑补了什么,但一点不妨碍他利用一下优势。

家俊扯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别担心,我还好,就是有点无聊。”

小警员想了想说,“我这有游戏,你玩不玩?”

家俊摇摇头,把书拿起来,“我的书看完了,你能帮我拿回局里吗?下次来的话在顺便带一本别的。”

小警员一口答应,“没问题!”

只是张sir和小警员都不知道,这本被折了页的原文书在被放回家俊办公桌的半个小时后就已经不见了。


张sir独自一人去了与刘杰辉约好的地方。

张sir被风吹的直打哆嗦,抱着肩膀骂娘,“到底谁他妈的规定警匪片就得有天台戏的!”

刘杰辉也冷,他无奈的说,“不是你约的这地方吗。”

张sir打了个喷嚏,“我哪知道风这么大。”

张sir问,“什么事说吧,我还得回去喂狗呢。”

刘杰辉说,“我想找你帮忙查个案子。”

张sir说,“什么案子?你个Dcp都要掩人耳目的查,找我这不是坑我呢么。”

刘杰辉道,“就是因为我是dcp才不好查,你一向不按章程办事,反而放的开手脚。”

张sir挑了个背风的地儿,“还是当年你查的那个?还没死心呢啊。”

刘杰辉道,“没错。那案子当年断了线索,也因为一些原因我暂时按下了。最近大事小事都凑到一起,局势乱起来有些人也露出头了。”

张sir还有些犹豫。

刘杰辉趁机加了把柴,“我知道你最近都干了什么。”

张sir说,“诈我?”

刘杰辉从怀里掏出几张纸,“诚意。”

张sir拿过来看了看,清了清嗓子,折起来揣自己兜里了。

刘杰辉说,“这些事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会拦着你。你要是真能自己干成了,我也可以帮你和文教写点漂亮话。”

张sir道,“这可不像是你想得到的啊。”

刘杰辉笑道,“的确不是我自己想到的。”

刘杰辉一直觉得张sir不像是个警察,他的匪气太重,反像是个混江湖的老油条。刘杰辉正直惯了,就算他在了解厚黑学,但本质上也还是个好警察,他并不是那么猜的透张sir这个人。

刘杰辉说,“我一直被你警察的这个身份框住了,我就找了个讨厌警察的朋友问了下。”

张sir瞥了一眼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心想,还朋友呢,谁不知道他嘴里的朋友是谁。

张sir说,“你要我查什么。”

刘杰辉说,“我要查李文彬。”






评论(14)
热度(39)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