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青铜 03

因为高刚和方新武工作上的事情,高刚前妻晚上从外地出差回来就去把贝贝接走了,连带的收出来的两箱行李,连箱子带箱子里面的都是方新武买的。

高刚没忍住道,“怎么这么多?这赶上出远门了。”

前妻一直碍着方新武的面,没好意思骂他们两,现下听他来这么一句,顿时憋不住了,把他们两一顿好骂。

方新武很没原则,陪着笑脸怎么骂都行。

高刚表示匪夷所思,这都是方新武买的,关他什么事??

贝贝趴在副驾驶的玻璃上,同情的看着她两个爸爸被训的跟孙子一样。

前妻说了几句就没了火,叹了口气小声道,“贝贝快放假了,到时候我带贝贝回北京住段时间,你们两自己多注意点,我估计你们忙起来也回不了几次家,都记着点吃饭。”

叮嘱了几句又觉得没什么意思,说了也是白说,以前只是叮嘱高刚一个人,这回多了一个,心里也没多好受。

“算了,你们自己掂量吧,我走了。”

方新武没了刚才挨骂时嬉皮笑脸的劲,讪讪的保证一定注意。高刚倒是似乎被这样唠叨习惯了,只沉默的什么都不说,他连这些琐事都无法保证,不好意思开那个空头支票。

两人站在马路边上,一直目送着她们的车子开远了。

高刚道,“手上还有活没有?”

方新武道,“有啊,还要回去,干嘛?”

高刚转身往回走,“没事,问问。那晚上吃饭不等你了啊。”

方新武疑惑,“你不用回去?”

高刚想了想,在方新武期待的眼神中道,“哦,我去趟犬舍,看看泰狼。”

方新武道,“高队你学坏了,果然升官就会被权利腐蚀。”

高刚道,“局长知道你这话能让你扫一个月厕所。”

方新武回道,“我记得某人还曾经在他国持刀威胁无辜群众。”

高刚妥协了,“成吧,白眼狼。”

方新武笑道,“既然你没事,那你帮忙把衣服洗了吧,浴室好像还有几件没有洗的。”

方新武说着把外套脱下来塞到他怀里,就穿了一件衬衣,“我先走,晚上不要等我了。”

高刚拿着他的外套,皱眉道,“这不是新…”

话还没说完,方新武已经跑远了,还回头和他喊了一句,“洗之前记得翻下口袋!”

高刚新奇了,“嘿,他还记得洗衣服之前翻口袋。”

然后等他真的去洗衣服的时候明白了方新武这话的意思,他外套口袋里一张才写了三行的检讨书,高刚觉得方新武越来越会偷懒了,这种投机行为必须严肃处理。

高刚嘀咕了一句臭小子,把要洗的衣服都丢进洗衣机,拿着那张检讨书去开了电脑。

说是不用去局里加班,又怎么可能真的没事做,是个时候都是嫌人手不够用。方新武张罗他底下的那群人跟国内货源地的这条线,忙的脚不沾地。方新武回国后被强制交出了金三角的暗哨,作为补偿给他提了两级,这样一来不管是为了制衡还是戒备,境外的线是怎么都不会让他碰了。

摘去方新武之后,能接那边的就只有高刚这个比较熟悉当地情况的人了,和鲱鱼联系的也一直是他。

高刚就这方新武的事想了那么两分钟,就把心思转回到正事上来。一个个电话,邮件,各种暗号密语的接收发送,这些并不是那么极其重要的讯息也花去了他大半夜的时间。

头半夜的时候外面就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一直到现在下成了中雨,这个季节的云南本就多雨,十天有七天都在下雨。

高刚看了一眼时间,估摸着方新武今天晚上是真的驻扎岗位了。他自己没有什么睡意,看着被他压在键盘下面的那张检讨书,最后还是帮方新武写了。

就写检讨这事,高刚的确是比方新武高出不少段位。高刚打小就是个刺头,进了警队也没好到哪里去,这么多年下来写过的检讨书都能垒一人高。只不过年长之后稳重了一些,不过骨子里还是让上司又爱又恨的不守规矩。

相比之下方新武早年还是个五好青年,正直守规矩,检讨书和他并不太熟。后来到了国外,学的不那么守规矩了,也不需要写检讨了。由此可想,检讨书提笔就来的本事上,高刚还是可以在方新武面前炫耀一下的。

虽然这种东西也没什么可炫耀的。

时间眼看就要跳过三点,高刚把写好的检讨书存进邮箱,打算拖到周一早上再给方新武,省的他以为自己有求必应,得寸进尺。

看来今天是睡不着了,高刚想着就坐这眯一下,收拾收拾等五点多就去上班。结果才关了电脑,就听见自己家防盗门拉开的声音。

“方新武?”

方新武比他还惊讶,“你还没睡?”

高刚看他一身湿淋淋的,明显是顶着雨回来的,拿了条毛巾给他,“怎么这时候回来?”

方新武擦了两下头发,道,“刚从线人那边出来,暂时没事就回来了。”

高刚道,“我还以为你搁局里住了呢。别擦了,没个干的地,赶紧脱了顺便洗个澡去。”

方新武听话的开始脱衣服,就站在门口的防水垫上脱了干净,“局里睡不着。”

高刚听了没说什么,把他撵去浴室,自己找了块抹布直接丢在门口的水渍上,等它自己吸干。

他去敲了敲浴室的门,“你吃过了没?”

方新武拉长声音道,“没--有--”

里面花洒的声音把他的话冲的零零碎碎,高刚问了两遍才听清。

贝贝今天刚走,厨房冰箱里的存货还不少,要是过几天,保准家里连泡面都没有。

方新武热腾腾的洗好澡出来,正赶上高刚端着两碗炒饭上桌。饭还是前一天剩下的,拿酱油鸡蛋炒的黑漆漆的,一打眼还以为是糊了。

高刚招呼他过来吃饭,翻箱倒柜的找感冒药,只找到一盒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落一层灰的感冒灵。

翻了一圈没找到保质期,高刚直接扔给方新武,“吃完饭吃,下雨你也不知道打伞。”

方新武塞了一嘴炒饭,把药接过来放在手边,“大晚上我去哪里找伞。”

高刚本来不怎么饿,看着方新武吃就也感觉肚子也有点空。挖了几口饭,高刚道,“赶紧吃,吃完还能睡一会。”

方新武应了一声,道,“我晚上找了几个人,估计明天,不对,今天下午就有信了。”

这效率倒是快。

高刚道,“成,还有别的么。”

方新武道,“我还要再去趟四川,有些问题还要亲自问张大安。”

高刚沉吟了一下,方新武停下吃饭的动作看着他,鼓着半边脸慢慢的咀嚼。

高刚道,“我去跟局长说。”

高刚道,“看我干什么?吃完就把药吃了去睡觉。”

方新武直接撕开药包倒进嘴里,一边找水一边含糊道,“你不睡?”

高刚把最后一口饭咽下去,“睡!”




评论(8)
热度(58)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