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双北】待到月明时 01

芒城的甄大帅死了,这个消息长了翅膀一样飞出了芒城,周围的军阀势力一时间都对芒城虎视眈眈,打算寻机下手分一杯羹。但是因为甄大帅的儿子炎少帅和撒参谋的坐镇,暂时没有动手的机会和借口。

芒城诡异的在甄大帅死后保持了一段时间的平静,大家都在等炎少帅整军称帅,可日子一天天过去,却等到撒参谋夺势的消息,像是一声响雷平地炸起。

何师爷坐在早餐摊上,翻看着刚才买来的报纸,上面油墨的味道还未散尽,在馄饨包子的味道中隐隐约约的钻进鼻腔。上面一整个版面都在讲撒参谋谋权的这件事,看似平叙的语气中掩饰不住的斥责和暗讽。

何师爷翻了两页就没了看下去的兴趣,千篇一律的陈词滥调,不动脑都可以想象到再说什么。

恰时小贩端了早餐上来,“何师爷,您的馄饨。”

何师爷就把报纸折成长条放在手边,端了碗过来。

才一口进肚,旁边就有人毫不客气的坐下里,还把他手边的报纸拿来看,还念了一行上面的报道,“撒参谋未雨绸缪,致事帅府多年,实乃甄帅第一心腹,如今一朝成势,想必甄大帅地下有知,定会含笑九泉。”

何师爷抿了一下被烫到的嘴唇,往一边挪了点位置,侧头对旁边的撒参谋点头,“撒参谋。”

撒参谋把报纸合好,放到一旁,“何师爷,早。”

撒参谋看了看他的碗,“先生倒是简朴。”他抬手招过小贩,“老板,给我也来一碗馄饨。”

小贩诚惶诚恐的应了,手忙脚乱的下了一堆馄饨进锅里,何师爷瞄了一眼,那些怕是三碗都有了。

撒参谋道,“先生早上就吃这个?知府大人连客卿的捐贿也发不起了吗。”

何师爷笑了笑,舀了几下还冒着热气的馄饨,“知府大人门下客卿十数,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小笔士,其实连师爷也称不上。”

撒参谋道,“这倒是知府大人的损失了。”

他这话似有所指,何师爷没有回答,只心里想着他的目的是什么,总不会是专门为了找自己。

小贩将撒参谋的那份馄饨端了上来,何师爷看了眼他那个比自己大了两圈的海碗,默默的转过了头。

撒参谋不怕烫的直接喝了一口汤,丝毫不介意碗边上洗不干净的油腻。

他喝了一口之后就端着勺子,半天不见动一下,何师爷疑惑的转头,就看见他盯着咬了一半的馄饨沉默。

撒参谋看着馄饨皮里稀少的野菜馅,低声道,“如今百姓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何师爷没有反驳,只是道,“若是撒参谋去杏花楼,大概是有肉可以吃的。”

撒参谋道,“也没甚滋味。”

何师爷斯文的吃完了自己的那份,看了看大口吃饭的撒参谋,从口袋里数了零钱放在桌上,拿过报纸,“撒参谋慢用,何某先走了。”

撒参谋叫住他,“先生请慢。”

何师爷停住脚步,等他下文。

撒参谋道,“某有一句话,唐突的问一问先生。”

何师爷道,“何话?”

撒参谋道,“我愿聘先生为幕僚,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何师爷惊讶的看着他,仔细的打量了他半晌,问道,“撒参谋是临时起意,还是专程为何某来的?”

撒参谋道,“实不相瞒,我今日遇到先生的确是碰巧,不过想要招募先生的事情,却是我想了很久,不敢怠慢。”

何师爷慢慢放下卷起的袖口,沉吟了一下道,“我若是不愿意呢?”

撒参谋笑眯眯的看着他,这个惯常严肃的军人罕见的和颜悦色,“古有刘备三顾茅庐才请得诸葛孔明,如今先生拒绝我这早餐摊上的一句邀请,再合理不过了。”

撒参谋道,“只是我的确是诚心想要聘请先生,还望先生考虑一下。”

何师爷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如此,何某告辞了。”

撒参谋起身道,“先生慢走。”

他看着何师爷背着一只手漫步离开,重新坐回凳子上,将还剩下的半碗馄饨吃掉,招来小贩付了钱,问道,“老板,那位何先生每日都来吗?”

小贩推拒了两次,终是收了他的钱,道,“只要不下雨,何师爷每日都是来咱们这吃的早饭。”

撒参谋道了声多谢,转身招过一旁的两个警卫,继续往知府的府邸行去。他今日本就是要去见知府,只是路上看见了何师爷才有了刚才那么一出。

何师爷走出了很远才转头去看,街上来往的行人穿梭,他并不能看见什么,只是一眼就回了头。

撒参谋以刘备自诩,是暗示他有争天下的野心吗?

如今天下割据,战火纷乱倒也是一个出英雄的世道,只是这豪杰的英雄梦,都是苦的讨生活的百姓。

何师爷还记得在大帅府,撒参谋说过的那一番话,他也曾是信了那包含一腔热血的衷言,也信过撒参谋是一个想要复兴国家的有志之士。

只是现在,何师爷不是那么确定了。

他展开手里的报纸,又看了看上面关于撒参谋的报道。末了摇摇头,不在去想这件事,他是怎么也不愿意再掺和这种事的,也不需要再去关心。

那些泼天的富贵与野心,大概是不需要他这种迂腐的读书人的罢。


评论(15)
热度(42)
  1. bcmratlp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厉害了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