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14

家俊本以为黄sir会借机发作,却没想到一连几天黄sir一点动静都没有,和往常一样,丝毫看不出那天被张sir狠狠的下了面子。只是再没有和以往一样,对家俊表示亲近了。

家俊乐于不用和这个蠢货打交道,只是蔡先生那边实在一点头疼。

本来蔡先生的意思是趁着这次机会让张sir下马,把O记换上自己人,可是没有想到中间出了差错,张sir居然被保,还隐约的站到了刘杰辉的那一队里去。

对于这件事,其实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蔡先生的轻敌,他太过胸有成竹,以至于出了意外没有来得及补救。不过这事蔡先生不会看的太重,只是下面的人北斥责。而家俊就算心里明白,也不会多说。

蔡先生道,“张sir这个人无关紧要,O记虽然重要,却也没有到非他不可,咱们的底牌在总部。家俊,对于张sir这件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毕竟,送他进去的大部分证据,都是你在办的。”

家俊给蔡先生点上雪茄,道,“张sir现在不好动,他已经开始防备我了。黄sir在O记有名无实,我建议丢掉这个棋子。”

蔡先生点点头,“按你的意思办,不过换届在即,不要忘了正事,O记不方便,我就调你回EU。”

家俊顺从道,“我听您的。”

蔡先生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我很看好你。”

家俊笑了笑,退回到蔡先生身后的位置。

半个小时后,家俊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回家后给Roy打了个电话,只是意外的没有打通。家俊没有纠结这件事,放下电话去做自己的事情。

桌子上还有一叠张sir的资料还没有收起来,家俊想起自己揣测的那个关于张sir目的的猜想,越想越觉得不太靠谱,皱着眉将这些东西都收进抽屉里,日常惯性的往标盘上张sir的照片上飞了几镖。

半个小时后,Roy回了电话来,听着对方压低的声音,家俊没问他在干什么,“考虑的怎么样了。”

Roy躲在巷子的拐角,一边听家俊说话,一边仔细注意周围的动静,小声道,“我说过我会联系你的。”

家俊道,“我不喜欢被动。”

Roy道,“李sir知道这件事吗。”

家俊道,“这和他无关。”

Roy刚想说什么,敏锐的听见渐近的脚步声,理解道,“我回头联系你。”便干脆的挂掉电话,转身就跑。

他没有把握能单独搞定后面那个煞星,五年前没收好的尾巴,导致他现在跟个老鼠一样盲目的奔逃,想起来Roy就是一肚子火。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人会和刘杰辉搞在一起,他不是最讨厌警察的吗?

家俊颇为玩味的转着手机,Roy似乎是在躲避谁,他身份暴露了?照理说按照他们几个的身份和警觉,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搞出什么事情来。还是Roy他们被刘杰辉发现了?还是他们的旧怨?

不管是哪个,都是不安定因素,对于计划没有好处。

家俊下楼倒了杯水,正好赶上李文彬回来,就干脆坐下来陪他说了一会话。

李文彬看起来有些疲惫,似乎有什么事情困扰,家俊没有多问,只是说了一点工作上无关痛痒的小事。

虽然没有重要的事情,但是李文彬也听的认真,回答也都是些中肯的建议。

家俊道,“dad听说张sir的事情了吗。”

李文彬知道他说的是张sir被廉政调查的事情,道,“听说了。”

家俊道,“张sir人缘真好,同事都很信他。”

他没说O记的那些传言和黄sir的事情,也没有表现出对这件事太多的知情,只是闲聊一样感慨了一下张sir的人缘。

李文彬点头道,“他倒是一直是这样的,不管是下属还是上司,都对他很放心。”

凝聚力和信服力,不管哪一种都是很难得的特质。

李文彬感叹,“可惜他不愿意进总部。”

家俊道,“蛮有个性的。”

话音刚落,放在手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来电是一个没有标注的号码。家俊看了一眼,就接了起来。

“喂。”

就听张sir欠欠的声音道,“睡了没,没睡出来,哥带你玩去!”

家俊面无表情的说,“睡了。”

张sir道,“没事,醒都醒了,别浪费了,我在…”

他快速的报了个地址,留下一句快点,就挂了电话。

李文彬问道,“朋友?”

家俊道,“不是。”

李文彬看着儿子厌恶的表情,笑了下道,“还不到十点,年轻人不该窝在家里跟我这个老头子一起,去玩吧。”

家俊道,“我没有要出去。”

李文彬很少能在家俊的脸上看见这样生动的表情,这个孩子从小就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玩,总是自己在一边,虽然从来都没有操过心,但是李文彬内心还是希望家俊可以多一些朋友。

李文彬站起来道,“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做完,晚上凉,出去多穿一点。”

家俊沉默了一下,揣起电话道,“我会早点回来。”

李文彬端着杯子,一边走一边道,“我年纪大了,睡得沉,你回来晚我也听不到声音。”


家俊照着张sir给的地址,发现是一家简陋的火锅店,门面上贴的字掉了大半,把手上油腻腻的,一点也没有想进去的欲望。

家俊左右不见张sir,便打了电话过去,“我到了,你在哪。”

张sir道,“进来。”

家俊看着那扇门,从口袋里翻了手帕,垫着把手开了门。

张sir坐在中间的圆桌上,一人点了一桌的东西,店里就他一个人,吃的正开心。

家俊走过去,“找我做什么。”

张sir给他备了一副碗筷,招呼道,“来了?坐下一起吃。”

家俊看了看凳子,又看了看碗筷,“我吃过了。”

张sir一把把他拽下来坐下,“哪那么多毛病,之前看你在泥里滚的也没死。”

家俊脸色都青了,强忍着没站起来,“你到底要干什么,没事我走了。”

张sir塞了一嘴的肉,含糊道,“带你开开眼界。”

张sir道,“这家店开了十好几年了,味道倒是一点都没变。”说着抬手招来一直在收银台后面看着他们的老板,“老陈,再来份肉。”

老陈阴森森的看了他一眼,回身进去拿肉。

张sir倒了一杯可乐,借着喝水的动作对家俊道,“这里是铜锣湾黑帮的一个据点,最早的一个堂口,这个老板是堂口的管事。”

家俊看了看破旧的店面,“现在黑帮,过的也不怎么样吗。”

张sir被他逗笑了,嘿嘿嘿的笑了一会道,“早不是当年了,现在三家独大,小帮派没什么油水了。你别看这地方破,这还是老牌的帮会呢。”

家俊道,“那怎么没有人在?”

张sir下了一大把香菜到锅子里,“有啊,只是我一来就都走了。”

家俊想,其实我也很想走。

张sir道,“吃啊,挺好吃的。”

家俊还是那句,“我吃过了。”

张sir嘟囔了一句,“毛病。”便不再强求了。

老陈把冷冻的肉端上来,张sir叫住他,“别急着走啊,咱们挺长时间没见了吧,坐下聊聊。”

老陈道,“劳张sir还记得我们这些混江湖的,不坐了。”

张sir道,“别见外,聊两句。”

老陈本想拒绝,但是看着张sir笑里藏刀的表情,记起这人的手段也不敢再推,于是坐下道,“张sir想知道什么。”

张sir道,“我最近消息有点不太灵通,想跟你打听打听,你这有什么消息没。”

老陈道,“张sir要打听消息,还用得着我么。”

张sir道,“我既然来这,你就应该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消息,别搁我这糊弄。我对你们这些小鱼小虾没兴趣,你说了,我就走人了。”

一句小鱼小虾算是激怒了老陈,“张sir,这可是我们的地盘。”

张sir头也不抬道,“怎么,想袭警?”

家俊耳边隐约听见后厨屋外有动静,顿时明白自己这是被张sir给坑来做打手,本来就不开心,现在更不开心了。

老陈道,“张sir可算是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虎落平阳。”

张sir嗤笑,“省省吧,跟我耍狠呢?老子我十年前都敢这么说,现在还怕你个落水狗?”

老陈憋着一口气,伸手就想掀桌子,被家俊眼疾手快的压住,桌下一声枪支上膛的声音让他头脑顿时冷静下来。

张sir道,“袭警啊?我打死你都可以。”

张sir回头往厨房看了一眼,对老陈道,“帮派里还有点人不容易,你也不想你大哥的基业毁于一旦吧?苟延残喘总比过眼云烟的好不是。”

老陈咬牙道,“张sir别为难我,那头可是下了封口的。这事我敢说,明天就没有这个地了。”

张sir道,“嘿,真是奇了啊。这年头,黑社会的话比警察好使了。”

张sir对着家俊感叹道,“你是没赶上时候,早些年O记说话的分量可不轻,也就是这几年转型转的太好,太亲民了。”

家俊把手从桌面上收回来,用手帕擦了擦,配合道,“张sir不是说可以让我开开眼么。”

张sir对老陈道,“你觉得呢。”

老陈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权衡利弊。

张sir道,“我等了这么多年,可就是为了这一天。老陈,你可别挡我的路。”

棒子打完了,该给甜枣了。

张sir道,“姓吴的现在顾不上你,他现在有的忙。只要我不说,你不说,没人知道今天这里发生了什么。”

老陈终于下定决心,起身找了纸笔写了一个号码和地址,“张sir想知道什么,可以去找这个人。”

张sir看也没看就把纸条收了起来,举起杯子道,“多谢,敬你一杯。”

老陈冷笑,“张sir就算是逗狗,也不是这么个逗法。”

身后一连串嘈杂的脚步声,家俊余光瞄了一眼,十几个人操着钢管和西瓜刀,气势汹汹的把他们两围了起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老牌的斗殴方式,他还以为黑社会枪支挺普及的呢。

老陈道,“要是我大哥还在,也不会想看见咱们被这么下脸。”

张sir笑道,“有来有往嘛。”他对家俊道,“看你的了啊。”

家俊眼神看了一眼他桌下的手,张sir会意道,“人家都给了诚意了,再动枪那多下作。”

张sir虚情假意道,“小心点啊,刀棒无眼呢。”

家俊笃定张sir这根本不是什么带他开眼界,而是报复。

家俊什么话都没说,起身直接将刚才坐的凳子踹进人群。张sir也没有真的那么缺德,让他自己一人对一群,抬手掀了桌子,一锅热汤扑面泼向老陈,收起枪也加入进去。

家俊躲开迎面来的一记刀锋,听见张sir喊了一声接住,转头抬手就抓住了一根张sir不知道从哪掰下来的木棍,一头还带着两根铁钉。

家俊扯着嘴角笑了下,带着点阴狠,手下动作毫不留情。

张sir早就见识过他的手黑,心下臭不要脸的感叹,小孩精力旺盛尽给大人添乱,这样发泄一下挺好。




评论(14)
热度(52)
  1. White Dragon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不法之徒》这篇的时空和冷哥哥的《雾隐迷情》与《白玫瑰》都是一致的,三篇是围绕同一系列事件在不同角度...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