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59 end

过年前趁着伊谷春送来年货的时候,师傅逮着他悄咪咪的问他到底想不想回市局。

伊谷春纳闷了,平时他师傅可最烦人打听这个,今儿怎么自己主动提前来了?

伊谷春想了想,也没拿乔,“想是指定想,但要是回不去也没啥,我现在这也挺好的。”

师傅问,“真心的?”

伊谷春哭笑不得,“我跟您还装什么?”

师傅拍拍他肩膀,“行,回去吧。”

这没头没尾的,伊谷春也没往心里去,不然天天惦记着,这年可就过不好了。

出门的时候师傅又把他叫住了,避开他师娘问他,“你那个辛小丰怎么样了?”

伊谷春说,“他?也挺好的。”

师傅就把他撵出去了,“行了,滚吧。”

伊谷春就滚了。

伊谷春想,我那个辛小丰。

嘿。

伊谷夏找到伊谷春,问他,“过年什么安排?”

伊谷春说...

【伊辛】细轨 58

陈比觉就杨自道和辛小丰没良心这一点,单方面和他们绝交了。

这事说起来还的确是杨自道和辛小丰不地道,陈比觉像是抓住他们小辫子一样扬眉吐气农奴翻身,语言上糟践了他们好几天。

然后他又赶在过年前,单方面的和杨自道辛小丰和好了。比较过年要一起的,这时候不和好,到时候辛小丰那傻逼真的不叫他怎么办。

陈比觉悄悄的和尾巴倾诉了一下自己的心思,然后尾巴和她的小夏妈妈悄悄话的时候把这事也说了一下。

于是这帮人就都知道陈比觉这点小心思了。

包括伊谷春。

伊谷春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划进了这个小团体里,反正感觉还不错。彼时他和辛小丰坐在警局旁边的面馆子里,听辛小丰笑话陈比觉。

这馆子以前他们经常来,便宜实在,局里的同事也时不时...

【伊辛】细轨 57

也不知道是谁露了个口风,说是伊谷春是下放基层历练,回头还是要调回市局去的。

这传言说的有鼻子有眼,一时间大家似乎都默认了下任的所长是伊谷春了。直到张所开会时怒气冲冲的骂了一通,才稍稍节制了一点。

只是一队长好几天看见伊谷春都没个好眼色,摆谱了好几天忍不住凑上去,偷偷摸摸别别扭扭的问伊谷春。

“老伊,你和我说个实话,真有这事?”

伊谷春叼着笔,皱着眉头写报告,脑袋都没转一下道,“快歇着吧,我自己的事,我都不知道,你们到是比我都清楚。”

一队长琢磨了一下,“真没有?”

伊谷春道,“别瞎传了,有功夫抓典型去,张所这都快退了,出这事捅到上面去不是给他扣屎盆子呢么。”

一队长收起八卦脸,站直了上上下下的看他,哼哼道,...

【伊辛】细轨 56

杨自道和伊谷夏要年后才走,顺道和伊谷夏家里商量结婚的事情。

辛小丰家里本来就不打,鱼排更不可能住下多两个人。最后杨自道和伊谷夏回去她家里住了,虽然两位长辈都没说什么,可伊妈妈总是找杨自道打听辛小丰的事,让杨自道颇为不自在。

伊谷春平时不回家,就把自己那屋让给杨自道住。

杨自道对于辛小丰那憋蛋什么都不说的性格没招,逮着伊谷春就想问个明白,却没说是伊妈妈老是找他问辛小丰。

伊谷春皱眉,“辛小丰跟你说的?”

杨自道问,“你们,真有这事?”

伊谷春秉持着不承认不否认的态度,想了一会,问道,“我妈跟你说的?”

以他对辛小丰的了解,他有什么事都烂肚子里,会和别人说才有鬼,排除一下就只剩下他那不太靠谱的亲妈了。

伊谷春说,...

【伊辛】细轨 55

年前一段时间,杨自道和伊谷夏回来了。

杨自道先是和伊谷夏回了一趟家,收拾的人模人样。伊谷夏说他提前在镜子前面练习怎么和准岳父岳母打招呼说话,握手点头,练了两三天。

其实去了具体说什么,辛小丰也不知道。不过伊谷春是在场的,回头给辛小丰转达了一下,大致就是老头老太太也死了心了,谁让伊谷夏要死要活的跟定杨自道。而且杨自道这人也的确是不错,为人正派,吃苦耐劳老实肯干,老一辈人最是吃这套。

辛小丰道,“那这是没事了啊?”

伊谷春就笑他,“杨自道是你兄弟还是你儿子?这么操心你昨天跟着去不就得了。”

辛小丰道,“我一外人,跟着去算什么事。”

伊谷春道,“你也别担心他了,你兄弟的婚姻大事没什么操心的,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伊辛】细轨 54

不管在怎么表现的没那么在意,成绩出来的时候,辛小丰还是不可避免的松了一口气,就连和伊谷春讲电话的时候都多了点底气。

伊谷春听出了那么一点端倪,笑问,“怎么着?这考完试就跟改革开放一样,我这得自比封建老财了啊。”

辛小丰道,“头儿你就别打趣我了。”

伊谷春道,“说好了出去撮一顿,也别改天了,就今晚上。诶,尾巴也带着。”

辛小丰道,“尾巴被老陈带去了,晚上不在家吃饭。”

伊谷春哦了一声,“成吧,那就咱们俩,你挑地。”

辛小丰本想说哪里都行让伊谷春找地方,可那一瞬间脑子里愣是闪过一个地儿,话锋一转说了个店名。

伊谷春听着有点耳熟,一时间想不起是哪。直到辛小丰说了怎么去,这才想起来不就是派出所隔壁那条街头的面馆子么...

【伊辛】细轨 53

见天督促辛小丰复习,对他考公务员最是上心的伊谷春,罕见的没有在辛小丰考试前夕有什么说法。

别说说法,他压根人就没在厦门。

辛小丰看了两次手机,就不在去想这事了。伊谷春这人不太停的下来,估计,有是忙起来了吧。

尾巴站在他身后,软软的给他捏着肩膀,“爸爸,你别紧张,考试嘛,很简单的!”

辛小丰默默的收拾着面前厚厚的书本,对女儿的安慰表面上看起来挺欣慰,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考公务员这事,辛小丰低调的很,基本谁也没说过。但是不知道陈比觉那个傻逼是怎么知道的,以至于杨自道知道了,伊谷夏也知道了。

打从晚饭的时候杨自道就打电话过来,旁敲侧击让他放轻松,半点也不提别的。辛小丰跟他这么多年交情,稍微想想就知道怎么回事...

【伊辛】细轨 52

头几天才和伊谷春说没事会回来看一看的辛小丰还真就回去二区派出所了。

不是以离职员工回旧单位探班的身份,而是见义勇为好市民。

几个手头上没那么忙的家伙都凑了过来,拍着辛小丰的肩膀道,“行啊你!身手不减。”

负责带他们回来的笑着说,“你们是不知道,辛小丰那狠劲,不明真相的路人看他那不要命的样,还以为他是歹徒呢。”

几人闻言嘻嘻哈哈的调笑起辛小丰来,辛小丰低着头在笔录上签字,嘴角微微的勾起来一点,闷着开心。

他们这边热闹,所长晃晃悠悠的也走过来听了一耳朵,背手道,“不愧是咱们二区出去的哈!”

辛小丰看了看传闻中春风得意的所长,“张所。”

所长详做装腔作势道,“你这一走就不打算回来了是吧,怎么说都是老同事了,这我得...

【伊辛】细轨 51

辛小丰一脸蒙圈的牵着尾巴站在伊谷春家的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伊谷春也没说是来他家吃饭啊。

伊谷春停好了车,转头就看见辛小丰傻站在他家门口,见怪不怪的走过去,从后面顺手捂住尾巴的眼睛,抬起一脚把辛小丰往前踹了一步。

辛小丰转身道,“头儿,不好吧?”

伊谷春反问,“哪不好?没别人,就吃顿饭。”

没别人就更不好了,你们自家人吃饭,我们两外人掺和着算什么事。

辛小丰道,“我去买点水果!”

伊谷春扯着他胳膊给拽了回来,“进去。”

伊谷春一把抱起尾巴,掏钥匙开门,进门就喊了他妈一声。

老太太就等着他呢,早被知会过会带朋友回来,也还记得辛小丰。只是打客厅出来,看见伊谷春抱着个小姑娘,后面跟这个腼腆的辛小丰,总觉得哪里不对...

【伊辛】细轨 50

伊谷春说着要找辛小丰出去吃饭聚一聚,话说出去半个月没动静,偶尔联系也都没提这事。伊谷春说话干脆,问两句近况。辛小丰更是话少,嗯嗯啊啊就没了。

搁旁边人听着都着急,不知道的还以为伊谷春跟线人联络呢。

伊谷春办公室桌上有本日历,每天撕一张,时不时的算一下考试的日期,眼看着日历越来越薄,伊谷春没忍住又去淘了一堆书,打算给辛小丰拿去。

结果书堆在车后座两三天,还没等给辛小丰送去,伊谷春先等到老太太给他准备的相亲宴。

当然明面上不是这么说的,老太太的说法是:和朋友吃个饭,你送我去。

这个时候伊谷春就特别想去把伊谷夏抓回来。

等到了地方又被老太太扯进去一起吃了点东西,看着同桌坐着的姑娘,伊谷春开始还没什么想法,等老太...

 
1 / 9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