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郑林】殿春18

郑嘉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托人寻了黄宗泽出来。

还是那家茶楼,黄宗泽翘着帽檐稀奇道,“如今这家茶楼这般入你的眼,几次三番的赏光,有什么神仙味道是我不知道的?”

郑嘉颖倒了茶,淡淡道,“这上海滩上有什么好东西是你不知道的。”

黄宗泽咦了一声,“你今日心情似乎不太好。”

郑嘉颖摇摇头,若是平日里他还会和他扯皮几句,可现下实在是没心情。

“今日找你出来,是为了求你办件事。”

黄宗泽稀奇道,“你还有求我办事的时候?”

郑嘉颖看了他一眼,黄宗泽举起手道,“好好好,什么事?”

郑嘉颖道,“我想托你帮我查一个人,可能会比较麻烦,。”

黄宗泽道,“你船厂的人五湖四海的跑,消息网未必比我的少,何必来我这里欠人情?”

郑嘉颖道,“这事比较麻烦,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那个本事查得出。”

黄宗泽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道,“你说吧。”

郑嘉颖道,“你大概已经知道我找到我失散多年的弟弟了。”

他这话说的笃定,黄宗泽也大大方方的承认,“知道,船坞的大老板每天屈尊降贵的跟着个来历不明的穷小子到处窜,我当然要关心一下。”

郑嘉颖道,“只是关心一下?”

黄宗泽想了下,“好吧,不止一下。”

郑嘉颖道,“我想知道他过去十年的事情,你帮我查。”

黄宗泽奇怪道,“你不好自己问他。”

郑嘉颖却摇头,“你帮不帮。”

黄宗泽一口答应,“帮!当然帮!不过嘛…”他眼珠转了转,笑道,“不过我可不是白帮的。”

郑嘉颖道,“有什么要求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黄宗泽道,“这么大方?”

郑嘉颖笑了下,“若是你来求我,我也是会帮你的。”

黄宗泽沉默了一会,道,“好,有消息我会告诉你。”

郑嘉颖离开后,黄宗泽独自坐了很久,喝了一壶茶,末了咂咂嘴道,“以前没发现,这茶居然还不错。”

副官靠过来问道,“处座,这事咱们真帮着查?”

黄宗泽拿着碗盖敲桌面,“顺水人情干嘛不帮,我只是没想到他会为这事来找我。”

黄宗泽自言自语道,“嘿,你说这巧是不巧。”


蒋劲夫了无生趣的回了旅社,却见林更新比他还颓靡的坐在窗边抽烟。

蒋劲夫希奇道,“呦,你这是咋了?”

林更新掐了烟,说,“劲儿,问你个事。”

蒋劲夫道,“啥事?”

林更新说,“你说,一个人能对另一个人念念不忘多久?”

蒋劲夫道,“什么念念不忘?你看上谁家姑娘了?”

林更新吐了个烟圈,叹道,“你这个傻孩子。”

蒋劲夫上去就要揍他,“新新,你最近有点不对劲啊。”

林更新说,“哪不对?我挺好的啊。”

蒋劲夫道,“你真当我傻啊,打从我出来你就不对劲了。”

蒋劲夫自觉十分聪明,当下脑补了一番此事的来龙去脉。

蒋劲夫捂着胸口哭道,“我就知道他们是觊觎我的美貌才帮我,难道长得美也是错吗。新新,他们是不是逼你了?你放心,我心中只有你一个!”

林更新木着脸看他演,蒋劲夫哭了半天见他不接茬,无趣道,“新新你真没意思。”

林更新耸耸肩,往窗台上一靠,眼角一瞥窗外顿时惊到烟都掉了。

他手忙脚乱的去接掉落的烟,被烟头烫的直呲牙。蒋劲夫奇怪他看到什么了,凑过去往下一瞅。

“又是他?”

林更新掐灭了烟,抿着嘴关了窗户。

蒋劲夫说,“你关窗干嘛啊,他往这边看呢。”

蒋劲夫说,“新新你上哪去?”

林更新往外走道,“我一会就回来。”

郑嘉颖是没有预料到林更新会下来,本就是想像之前一样,把食盒拿给蒋劲夫,借他的手给林更新的。

不过现在正主自己下来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郑嘉颖就坐在卖凉茶的小摊子上,他没有穿的像平常那样整齐,只一件衬衫,头发也乱一些。

林更新黑着脸走到他面前道,“你怎么又来了。”

郑嘉颖道,“上海有家酒楼,菜很好吃,想让你尝尝看。”

林更新说,“不去。”

郑嘉颖笑笑,拿过食盒,“我知道,买来给你了。”

林更新话都被他憋了回去,“我说的很清楚了。”

郑嘉颖道,“我也说很清楚,我等我的,你当不知道就好。”

这种事情,怎么当不知道就不知道的。

林更新自觉是个看得开的人,可是到了郑嘉颖这里,怎么就这样的憋气。以前是,现在也是。

他本想说些什么,可是突然想起了韩栋传给他的话,就又说不出口了。

他伸手道,“给我吧。”

郑嘉颖没把食盒给他,反倒握了他的手,翻出手心来看。

林更新缩手,“你干嘛?”

郑嘉颖一把抓住了,“你刚才烫到了吧,我有看到。”

满是细茧的手心突兀的一块灰黑色,郑嘉颖伸手抹了下,粘了指尖一层烟灰。

林更新抽回手,“我皮糙肉厚,烫不坏。”他看了看郑嘉颖的指尖,“弄脏你手了。”

郑嘉颖说,“哪里脏。”

郑嘉颖叹气,把食盒塞进他手里,“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你上去吧,我走了。”

林更新看了他一眼道,“以后别来了。”

林更新上了楼,郑嘉颖低头又看看自己的指尖,拇指捻开了那一点灰色。林更新的掌心有着特殊的茧,郑嘉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少爷,他知道那些户虎口指腹的茧子是怎么得来的。

郑嘉颖闭了闭眼道,“终归是我欠你的。”

林更新面色晦暗的回了房间,才关了门就被蒋劲夫压着坐下。

蒋劲夫道,“新新,你认得他?”

林更新知他说的是郑嘉颖,犹豫了一下道,“算是吧。”

蒋劲夫恍然大悟道,“我说呢,干嘛无缘无故的送饭。他救我出来也是你去求他的?”

林更新摇头,“不是。”

蒋劲夫看了他一会,突然道,“新新,你要把持住自己啊!”

林更新道,“什么?”

蒋劲夫道,“他们这群有钱人都好这一口,你可千万别上当啊!他们都是玩玩的,你可别走上不归路啊!”

林更新哭笑不得道,“你说什么呢。”

蒋劲夫道,“你别想骗我,他看你的眼神我看的清清楚楚。当年九爷也是这么看…”

似乎有什么不该说的事情被说了出来,蒋劲夫突然住了口,林更新也脸上一点点的笑也消失了。

九爷的事情,从他上位的那天起,就是个禁忌。

林更新打破了沉默道,“你别多想了,不是那回事。咱们明天就搬走!”

蒋劲夫也被自己吓到,这会回了神,“搬走?”想起了袁弘那个吓人的家伙,蒋劲夫特别支持他这个决定,“搬走好!”

林更新把食盒里的饭菜取了出来,摆了满满一桌。

蒋劲夫坐到桌边,看着一桌色香味具全,道,“有钱真好。”

他咬着筷子看了眼林更新,“你说我迟钝,可是你有时候比我还要迟钝。”

蒋劲夫夹了一筷子肉塞进嘴里,惬意的眯着眼睛想,算了,大不了自己多多照看着他呗。

林更新却是端着碗,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评论(8)
热度(21)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