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07

张sir躲在楼梯间的上行拐角,摸了一下突然有点痛的眉心,侧耳听下面的动静,心里想这出贼喊捉贼还真是不错。

听着只剩一个人了,张sir这才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拍着手道,“十四爷一出逼狗跳墙,真是好手段。”

林十四没什么表情的瞥了他一眼,“你用不着挤兑我,姓韩的现在就是颗炸弹,炸在哪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张sir耸耸肩膀,叼了根烟点起,“那就谢谢了。”

林十四转身就走,“要谢我就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张sir靠在楼梯的扶手上,看着他推门离开,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家俊。年纪也差不了多少,相比之下狗崽子那些小打小闹可算得上是良善了。

这样想着,张sir打定主意回去找借口再给他上一课。

林十四自导自演的这出戏从布局到收官,每一步都歹毒的很,算死了要拉每一个搭边的人一起陪葬,听说郑sir被他搞的差点开档。

张sir摸了摸下巴,“不过,郑sir…”



张sir回到警署后习惯性的晃悠了一圈,狗崽子的座位空着。随便抓了个人问,才知道家俊请了三天的假。

张sir换了个姿势,表示困惑道,“我说,我才是他顶头的上司吧?他请假我怎么不知道?”

那人简直服了他,“拜托啊张sir,我们请假你都没关心过的。”

张sir道,“哦,成吧。那你上上个月请了两天假说是给女朋友过生日,你女朋友出生的时候生两天?”

“张sir张sir,我就随便说说啦,不用较真吧?”张sir这人小心眼实在可怕,“joe请假说是有事,黄sir亲自批的。”

张sir挑眉,“黄sir?”

“是啦。”

张sir下意识的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但是一时间还想不到太多,就把这件事丢到一边,问起另一件事来。

“昨天逮回来那群,有供出什么没有?”

“没,一群死鸭子。不过倒是有人来保释白家的二老板。”

张sir随口道,“他老大?”

“还真不是,保释他的是…”

他低声说了个名字,张sir听完沉默了一下,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

“张sir?”

张sir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忙吧。”

这下狗崽子的事彻底丢去外太空了,张sir琢磨着这事要不要和林十四通个气,毕竟算是合作关系,这消息听起来不是什么好节奏。

琢磨了半个多小时,张sir发了条短信过去(后院起火)然后删除记录。

至于对方能不能看懂就不关他的事了。



此时家俊在蔡先生的会所里,面对几个老爸的旧部下,表现的十分镇定。

家俊道,“我爸知道你们回来了吗?”

Roy道,“李sir还不知道我们回了香港,李sir知道也不会同意我们回来帮他。”

家俊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蔡先生,“没错,我爸的确不会同意。”

蔡先生笑道,“你爸爸是个光明正大的人,不过他也是个知道把握时机的人。许多事情需要顺势而为,等到事情发展到了那个地步,他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

家俊帮忙点起雪茄,道,“他会知道的。”

蔡先生道,“正好,Roy他们回来可以帮你一把,O记那边你该快一点了。”

家俊放下火机,没有去接这个话,“蔡先生打算什么时候动作?”

蔡先生道,“下个月一哥会去哥本哈根,这个时候造势正是时候,刘杰辉在行动处可没什么好名声,只要让他在这件事上栽个跟头,就能一举拿下他竞选的资格。”

蔡先生对家俊道,“不过,这件事还是要你来,毕竟能让李文彬紧张的没几个人。”

下个月,那他就要在短时间内把张sir这件事搞定,要么他自己动手,要么蔡先生派人动手。

这是在给他最后时限。

家俊道,“我明白。”

离开时家俊同Roy几人一道,送了蔡先生上车离开后,Roy拦下家俊道,“需要我们帮忙吗?”

家俊看着蔡先生的车消失在夜幕里,挺直着背脊,头也没回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

“与其关心我的事,”他转头看向Roy,咧出一个有点假的笑,“你们真的觉得,我dad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

Roy一改方才的和善,冷着脸颇有些李文彬年轻时候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

家俊揣着口袋,无所谓道,“没什么,就是有些话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Roy看了他一会,回身对几个同伴说了什么,几人挥别他相继离开。

Roy道,“有什么话,尽管说。”



张sir是去酒吧的路上看见家俊的,在一家高级会所门口,和一个精悍的男人一起,凑的很近不知道在说什么。

一打眼只是感觉似乎是那只请假的狗崽子,下意识的多看了两眼,这才确定。

张sir又看了看会所的名字,这地方挺出名,没身份的根本进不去。不像是家俊,或是那个男人会去的地方。

车子安静的停在路边,熄了车灯,他坐在车里看着家俊和那个男人说话,又似乎起了争执。

被丢去外太空的事情又自己飞了回来,张sir开始思考起家俊和黄sir之间不知名的某种协定,最近黄sir对家俊的态度实在过于殷勤。不过,是对家俊殷勤,还是对家俊背后的人殷勤还是两说。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点。

张sir看着会所的招牌,心里快速的筛选着可能的人。

那边家俊和Roy也有了一点共识,Roy的眉头皱的死紧,“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至于行不行,我之后会联系你。”

家俊看了眼时间,“我先走了。”

Roy点点头,转身和他走了相反的方向。

家俊走了没多远就看见路边那辆熟悉的车子,眯眼仔细看,隐约还能看见隐在暗处的人。

两个人就这样一明一暗的对峙了一会,家俊主动走过去,敲敲他的车窗。

张sir降下车窗,扯着一边嘴角笑的轻佻,“呦,真是巧哈。”

家俊撑着车窗弯下腰,侧着头看他,“你来了多久?”

张sir敲着方向盘,假意思考了一下,“没多久,也就半个多小时吧。”

那就是看了有一会了,不过距离隔得有点远,家俊到不担心他听见什么。

家俊道,“堂堂一个警司,居然听自己下属的壁角?”

张sir道,“路过而已,”胳膊蹭着家俊的手搭在车窗上,“怎么,有什么阴谋怕被我听见?”

家俊不答反问,“这么晚张sir还没回家,又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

贴着家俊的手臂感觉到一点轻微的抖动,家俊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手指的小动作。

张sir道,“听说你请了三天假?”

家俊道,“张sir想要销我假吗。”

张sir道,“别总是把我想得那么恶劣,我就是关心下属,问一问。”

家俊假笑道,“哪里。”

家俊直起身,“太晚了我就不陪张sir你聊了,再见。”

搭在车窗上的手臂挥了挥。

家俊走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张sir喊他,“明天早上大会,不到的扣考核分啊。”

家俊脚步顿了一下,没搭理他。

张sir嘿嘿笑了两声,又沉下脸。

和家俊一起的那个男人,总觉得有点眼熟。








---------------

太长时间没更了,过渡章。

评论(13)
热度(61)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